图片 1
88bf必发com

媒体人的体育记忆:中新社老记夏宇华回忆冬奥首金 边流泪边记录辉煌瞬间

夏宇华,中国新闻社政文部主任,曾参与多次奥运会、亚运会报道,见证了中国在冬奥会上的“零”的突破。在这次“我的体育记忆”活动中,他再度回忆起了那个辉煌的瞬间。从业31年的夏宇华,因为对体育的特殊兴趣,成为了一名体育记者。在地方分社工作一段时间之后,回来以后如愿以偿做了体育记者。用他自己的话说是非常幸运的。虽然现在主要工作不在体育,但是他认为自己始终是一名体育记者。“美联社当时有一个叫体育新闻报道手册,它上面有一句话,一直我特别认同。就是‘从事体育新闻报道,是人类迄今为止发明的最愉快的一种谋生方式。’就是能够把兴趣和工作很好的结合在一块,体育记者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结合。”31年的工作经历,让夏宇华经历了非常多的体育事件。让他最难忘的,是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。“那是中新社第一次采访冬奥会,也是我第一次采访冬奥会。那肯定印象最深的还是杨扬在冬奥会上的历史性突破,当时我也在现场。因为在上学的时候,老师就一直教我们,作为一个体育记者,不要把自己的感情带到报道过程中。但是当时,当这个杨扬拿到金牌以后,自己觉得老师教的这些东西,当时就完全不起作用。在现场确实还是会非常激动。就是包括当时第一时间给发快讯,感觉自己的手都是抖的,就是会控制不住。”夏宇华说。在现场的夏宇华也同样流下了眼泪,他回忆:“当时一边手抖着,一边就会情不自禁流眼泪。作为记者,应该是处在一种客观的,用一种中立的态度来记录这个新闻事件。但是有时候这种感情的东西,它是不由自主的。所以在这个报道过程中,我当时肯定会努力的按照职业的要求,对这种进行客观的报道。但这个并不意味着就是说你可以完全不带感情。”“我的体育记忆”是中国体育新闻工作者协会成立40周年的线上互动活动。协会将于11月21日在北京体育大学举办文体展演、展览、研讨会等系列活动,并向累计工作满40年、30年、20年的体育新闻工作者颁发纪念奖。除此之外,协会首次设立“新兴媒体奖”,用于褒奖和鼓励在新媒体领域对体育新闻事业有突出贡献的集体。

图片 1

“我的体育记忆”是中国体育新闻工作者协会成立40周年的线上互动活动。协会将于11月21日在北京体育大学举办文体展演、展览、研讨会等系列活动,并向累计工作满40年、30年、20年的体育新闻工作者颁发纪念奖。除此之外,协会首次设立“新兴媒体奖”,用于褒奖和鼓励在新媒体领域对体育新闻事业有突出贡献的集体。本次活动由中国体育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办,北京圈内圈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办,恒源祥集团为活动独家合作伙伴。

当提到自己的从业年份时,薛原会很谦虚说比前辈差一点。对于从事体育新闻工作,薛原说:“因为我大学学的是体育新闻的专业,当时在上海体育学院。那要说初心,那就得回溯到这个高考报志愿的时候了,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是1992年高考,1992年,中国开始已经有这个申奥的想法了,那么奥运是中国人共同的一个梦想。对于我来说呢,当时对这个行当觉得很新鲜,当时对这个奥运会也有一些向往,正好有这样一个专业,觉得挺有意思的,就报了。”大学毕业之后,就进到《人民日报》的薛原,这一干就是23年。

纵观自己23年的工作生涯,谈起印象深刻的事件,薛原首先想到的,是2006年的都灵冬奥会,那也是他第一次采访冬奥会。当时韩晓鹏拿到了中国第一个冬奥会男子项目金牌,又是雪上项目的第一个冠军。然而,他印象深刻的并不是采访,而是一段相当“惊险”的经历:“因为雪上项目它都是在山里,雪场都在山里,它受气侯的影响很大,又是在冬天嘛。我们坐了一个多小时火车去到这个赛场。下了火车之后,你还坐大巴到山里面去。”

那一天,薛原一行人中午就到了赛场,但是天一直在下雪。赛事组委会表示比赛要延期,就要等待,结果等到傍晚,比赛宣布取消了。观众、记者,很多人都滞留在了现场,班车也没有了。于是,薛原他们打算从山上走下去。“比赛地是阿尔卑斯山脉,我们当时都是从山里深一脚浅一脚的,雪地、盘山道、径路,走的跌跌撞撞,至少得走了两三个小时。漫山遍野的人也跟着他们一起走,到山下的时候已经是前半夜,搭上了火车。在火车上看到好多都是山上下来的,到城里就是后半夜了。后来我专门写了一篇文章,就叫《夜走阿尔卑斯》。”薛原说。

虽然这是一次没有采访成功的经历,但是让薛原印象非常深刻。“这个职业有时候它确实要面临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情况,你要去怎么去面对它。因为后来想必须得回来,因为还要发稿、写稿。所以,这个夜走阿尔卑斯这个经历其实我觉得印象里还是挺深刻的。”薛原说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